您好,請登錄 | 注冊

河南中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

病人需求至上,全心全意為您的健康服務

新聞中心

corner

【援疆紀事】10年間,這個科7次派出援疆醫生
《醫藥衛生報》2020年7月10日
字號字體變小字體變大發布日期:  2020-07-10  

7月6日,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(以下簡稱河南中醫一附院)皮膚科副主任醫師宋群先,作為2020年河南對口援疆“中原名醫哈密行”的成員之一,抵達哈密市維吾爾醫醫院,開始她為期3個月的醫療援疆工作。

2020年是河南對口支援哈密的第十個年頭,宋群先也是河南中醫一附院皮膚科10年間第七次派出的援疆醫生。“科室里連續6次派出的都是男醫生,一位醫生還去了兩次。這回該‘女將’出馬了。”宋群先這樣解釋她參與醫療援疆工作的初衷。 

“一次次援疆,讓我們了解到新疆哈密非常需要皮膚科、特別是中醫皮膚科的診療技術。10年間,我們科室通過對口援疆、專科共建,幫助哈密市中心醫院、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十三師紅星醫院(以下簡稱紅星醫院)建起了皮膚科,幫助當地開展了以往不能治療的紅斑狼瘡等復雜、難治型皮膚病的治療。”河南中醫一附院皮膚科副主任劉學偉,是科里最早參與醫療援疆工作的,回憶起10年前自己的援疆經歷仍然記憶猶新。

科里30多歲的男醫生都是在年富力強的時候參與援疆,他們帶去了技術,也帶去了先進的管理理念。“每次援疆,都是哈密主動要求我們科派醫生去,這也說明了他們認可我們的工作。”劉學偉說,這信任不僅在援疆期間,還延續至醫生們返豫后,“當地醫生都是我們的好朋友,一有問題他們就會發微信、打電話咨詢,我們也是第一時間解答、回復。”

不僅是醫生,當地患者也對河南中醫一附院皮膚科的援疆專家們十分信賴。

2011年,一位紅斑狼瘡患者病情復發、高熱不退,面部、腳手都是紅斑,情緒極度低落。在身邊親友的介紹下,他找到了當時在哈密市中心醫院參與援疆工作的劉學偉。經過劉學偉治療,這位患者在7天后就康復出院了。出院時,劉學偉細致告知患者注意飲食、用藥、作息等,鼓勵他保持良好的心態,還給他留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,反復叮囑他“有事一定打電話”。

2016年,這位患者的病情再次復發,而且病得很重。就是憑著這串電話號碼,他來到河南,再次找到了劉學偉治療。在劉學偉和團隊的共同努力下,患者的病情很快得到控制。如今,這位患者逢年過節還會通過電話、微信,向劉學偉和團隊表示感謝。

2017年,河南中醫一附院皮膚科副主任李建偉踏上援疆路。援疆期間,他所在的哈密市中心醫院皮膚科門診診室外,總是站滿了候診的人。那時,針對“斑禿”這一皮膚疾頑疾,當地醫生沒有什么好辦法。李建偉得知后,就把自己研發“斑禿酊”拿來給患者用,也把“斑禿酊”的藥方及制作方法毫無保留地傳授給當地的皮膚科同行。

與此同時,李建偉還把治療面部皮炎、銀屑病、頑固性濕疹、黃褐斑等皮膚病的方法和藥物留在了當地,為哈密市中心醫院引進了許多治療皮膚病的中成藥,幫助該院引進光動力治療儀等新技術。得益于新藥物、新技術的使用,該院以往治療沒有明顯療效的皮膚病解決了,李建偉也成為了一位“沒有休息日、沒有節假日”的援疆醫生。

王剛,是科里唯一一位兩次參與援疆工作的醫生。“兩次援疆期間,我發現哈密的飲食結構與中原地區有很大不同,干燥、日照強等氣候因素也跟河南很不一樣。因此那里皮膚病成因也與河南有些差別。”王剛說,看到疾病的地域特點,他開始著手在受援地紅星醫院推廣一些中醫特色專病的治療方案,幫助紅星醫院皮膚美容科開展皮膚病病理診斷等新技術。“能夠兩次援疆是我難得的人生經歷。能夠為當地帶去一些實用的技術,我覺得更是值得。”王剛說。

現在,參與醫療援疆工作已經成為了河南中醫一附院皮膚科的一種傳統。“這體現了我們科‘迎難而上、敢于擔當’的科風。”劉學偉說,10年間科里符合條件的男醫生都參與了醫療援疆,2020年他們開始派出女醫生,于是宋群先就成為了第一位。

“我要去的也是一家新的醫院,是哈密市維吾爾醫醫院。那里還沒有皮膚科,我爭取在3個月的援疆時間里,協助院方建起皮膚科。”有著20多年皮膚科臨床經驗的宋群先說,她希望把自己擅長的痤瘡、脫發、銀屑病、濕疹、帶狀皰疹、過敏性紫癜等疾病診療方法帶到哈密,為當地的皮膚科發展家貢獻自己的力量,也要把科室良好的科風和援疆傳統,繼續傳承下去。

掃描二維碼,可用微信閱讀此文章

返回頂部
河南福彩网-Welc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