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請登錄 | 注冊

河南中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

病人需求至上,全心全意為您的健康服務

臨床醫療

corner

帕金森病案
字號字體變小字體變大發布日期:  2020-05-16   信息來源:腦病醫院
病案1  帕金森病合并老年癡呆病案一則
     患者陳懷山,男,74歲,以肢體震顫、行動遲緩4年余為主訴就診。患者于近4年來逐漸出現左下肢震顫,伴倦怠乏力,視物昏花,二目干澀,時有幻覺,但患者本人及家屬未予以重視,后逐漸加重,出現右上肢震顫,影響日常生活,穿衣做飯等活動受限,曾在河南省人民醫院及我院進行診療,給予美多芭每天4次,每次1片,金剛烷胺每天2次,每次1片,森福羅每天3次,每次1片,但效果不佳,近幾日常出現跌倒發作,偶有頭痛,特慕名來到馬云枝教授處。患者既往有腦梗塞病史;查體:慢性病容,精神一般,行走緩慢,步態蹣跚,頭部前傾,雙手平舉可見明顯震顫,雙上肢肌張力明顯增高,舌質紅,舌面水滑,苔薄白,脈弦細。西醫診斷:1.帕金森病2.腔隙性腦梗塞3.老年性癡呆。中醫診斷為顫證——陰虛陽亢,脈絡瘀阻證。中醫處方如下:獨活15g 桑寄生15g 當歸15g 川芎 15g 杜仲15g 川牛膝15g 太子參15g 炙甘草3g 熟地黃15g 茯苓15g 麩炒枳實15g 炒白芍30g 木瓜30g 玄參30g 麥冬15g 鹽菟絲子30g 生地黃15g 鹽益智仁30g,共7劑,水煎服,日1劑。配合中成藥:通心絡膠囊3粒 每日3次,消栓腸溶膠囊3粒/次 每日3次;頭痛寧膠囊3粒 日3次。
     按語:馬云枝教授通過對大量帕金森病患者的臨床觀察,認為帕金森病按其發病特點當歸屬于“風病”范疇,肝腎虧虛,筋脈失養是其發病的基礎,病理性質為本虛標實,以肝脾腎虧虛為本,風、火、痰、瘀為標,其病位在筋脈。患者中老年人,在此階段五臟六腑功能逐漸下降,而腎為先天之本,故以腎的生理功能下降最為突出,根據肝腎同源,腎陰腎精虧虛,則肝血化生不足,一則肝在體合筋,肝血虧虛則筋脈失于 濡養,一則肝陰不能制約肝陽,日久化風擾動筋脈而發為肢體震顫、行動遲緩,兼見視物昏花,二目干澀,舌質紅,苔薄白。加之患者罹患沉疴舊疾(既往有腦梗塞病史) 故治以滋補肝腎、活血化瘀,方用獨活寄生湯加減。本方為治療肝腎兩虛之常用方。腎主骨,肝主筋,邪客筋骨,日久必致損傷肝腎,耗傷氣血。《素問·逆調論》云:“營氣虛則不仁,衛氣虛則不用,營衛俱虛則不仁且不用。”其證屬正虛邪實,治宜扶正與祛邪兼顧。方中重用獨活為君,辛苦微溫,善治伏風,且性善下行。臣以桑寄生、杜仲、牛膝以補益肝腎而強壯筋骨,且桑寄生兼可祛風濕,牛膝尚能活血以通利肢節筋脈;當歸、川芎、地黃、白芍養血和血,太子參、茯苓、甘草健脾益氣,以上諸藥合用,具有補肝腎、益氣血之功。且白芍與甘草相合,尚能柔肝緩急,以助舒筋。甘草調和諸藥,兼使藥之用。再加以熟地黃、生地黃、玄參、麥冬滋陰涼血,養陰生津,麩炒枳實破氣消積,木瓜平肝舒筋,鹽菟絲子補腎益精,益智仁溫腎固精、益髓充腦。并配合中成藥通心絡膠囊、消栓腸溶膠囊益氣活血通絡,頭痛寧膠囊改善患者頭痛癥狀。
病案2  帕金森病合并背部蟻行感病案一則
     患者夏金淑,女,83歲,以肢體震顫,行動遲緩4年余,背部蟻行感20天為主訴就診。患者4年來逐漸出現左上肢震顫,行動困難,動作遲緩,伴急躁易怒,身困乏力,畏寒怕冷,時有烘熱汗出現象,咽干喉燥,夜尿增多,大便秘結,查頭顱檢查提示腦梗塞,近20天來自述出現背部蟻行感,影響睡眠,故慕名來到馬云枝教授處就診。既往有高血壓病史10余年,腔隙性腦梗塞8年,高脂血癥8年。查體慢性病容,行走緩慢,攙入診室,面容呆板,反應遲鈍,雙上肢肌張力增高,雙手可見震顫,伸舌基本居中,舌質暗紫,苔薄白而干,脈弦。西醫診斷:帕金森病。中醫診斷:顫證——陰虛陽亢證。
中醫處方:獨活10g 桑寄生15g 當歸10g 川芎10g 杜仲10g 川牛膝10g 黨參10g 炙甘草3g 肉桂6g 熟地黃15g 茯苓15g 炒白芍15g 燙骨碎補10g 麩炒枳實12g 淫羊藿15g 炒郁李仁30g 酒蓯蓉20g 姜厚樸12g,共7劑,日一劑,分兩次溫服。
     按語:《赤水玄珠》曰:“顫振者,人病手足搖動,如抖擻之狀,筋脈約束不住,而莫能任持,風之象也。”中醫認為顫病多與肝風內動,筋脈失約有關,虛風內生是肢體震顫、肌肉強直、筋脈拘攣的主要病機。馬教授認為,顫證的發生不僅在于肝風內動,瘀血在其中也起著很大的作用。帕金森病為慢性虛損類疾病,病程長,以老年人為高發人群,因人過中年,臟腑功能日漸低下,虛損到一定程度必累及腎,進而影響精、津、血、氣的化生和輸布,瘀血漸生。此患者老年女性,平素煩躁易怒,情緒易激動,此時五臟俱虛,肝陰不足,而至陽亢化風,發為震顫,且震顫幅度粗大,程度較重,不能自制,此證型患者常伴見烘熱汗出,咽干喉燥,大便秘結等癥,加之腎陽不足,又出現畏寒怕冷,夜尿增多等癥。患者自述背部有蟻行感,加之舌質暗紫又顯示有瘀血之象,故治以養陰補腎縮尿、活血舒筋止顫。方中獨活辛苦微溫,善治伏風,且性善下行,桑寄生、杜仲、牛膝以補益肝腎而強壯筋骨,且桑寄生兼可祛風濕,牛膝尚能活血以通利肢節筋脈;當歸、川芎、地黃、白芍養血和血,黨參、茯苓、甘草健脾益氣,以上諸藥合用,具有補肝腎、益氣血之功。且白芍與甘草相合,尚能柔肝緩急,以助舒筋。甘草調和諸藥,兼使藥之用,再佐以肉桂補火助陽,燙骨碎補、淫羊藿補腎強骨,酒蓯蓉、枳實、厚樸、郁李仁養陰增液、潤腸通便,并囑患者避免受涼,清淡飲食,按時服藥,定期復查。
病案3  帕金森病伴失眠病案一則
     患者李小旭,女,72歲,以肢體震顫行動困難6年,加重伴失眠1月為主訴就診。患者于近6年來,逐漸出現左上肢震顫,漸及左下肢,行動遲緩,癥狀呈逐漸加重趨勢,曾在鄭州人民醫院按帕金森進行診療,予以美多巴半片每日3次,森福羅半片,每日3次,穿衣吃飯等日常生活基本自理,2019.8.9行腰椎滑脫術后出現肢體震顫加重,失眠多夢,以入睡困難為主,每晚睡眠時間3小時,伴身困乏力,怠惰乏力,情緒低落,興趣缺乏,心慌胸悶,畏寒怕冷,時有燥熱汗出,注意力不集中,健忘乏力,不思飲食,夜尿頻數,大便秘結,約2-3天一行,曾在我院住院治療,癥狀改善不明顯,近幾日上述癥狀有加重趨勢,為進一步診療今來我院。既往無特殊病史。查體:慢性病容,精神一般,面容呆板,輪椅推入診室,可見雙上肢震顫,左側明顯,二便正常。舌暗紫,苔薄黃,脈弦。西醫診斷:1、帕金森病 2、焦慮狀態 3、失眠;中醫診斷:顫證——肝腎陰虛證。首診中醫處方:黃芪20g 麥冬10g 鹽杜仲20g 川牛膝10g 當歸10g 茯神30g 芒硝10g 炙甘草3g 川芎15g 黨參10g 首烏藤30g 珍珠母30g 牡蠣30g 柏子仁30g 醋乳香6g 醋沒藥6g,共7劑,水煎服,日1劑,分2次溫服。
     按語:帕金森病是一種中老年人常見病、多發病,屬祖國醫學“顫震”范疇,多發于中老年人。《證治準繩》認為:“頭乃諸陽之會,木氣上沖,故頭獨動……散于四束,則手足動”,主張從肝論治。馬云枝教授認為本病從五臟辨證,病位于肝。肝為剛臟,調暢氣機,易亢逆化風,肝木失和,風自肝超,風入肝絡,不守正位,故而頭搖肢顫。從五體辨證,病位于筋。肝主身之筋膜,稟肝氣為用,筋附骨節,筋之弛張收縮與肝密切相關。馬老師認為此患者得帕金森病日久,加之患者近期有手術史,使為肝脾腎虛損,筋脈失養,肢體震顫癥狀加重。又因肝陰不足,相火妄動,陰陽失調,陽不入陰而致失眠。治療當以平和為貴,補虛勿滯,消而不伐。故中藥予以方中黃芪、黨參為君,補脾益氣。臣以當歸補血養心,與黃芪、黨參配伍,以培氣血不足;茯神養心安神,珍珠母、牡蠣重鎮安神,以治神志不寧。佐以柏子仁、遠志、五味子補心安神頂悸;川芎調肝和血,且使諸藥補而不滯;杜仲、牛膝補益肝腎,通利關節;首烏藤養心安神,祛風通絡;醋乳、沒藥活血行氣止痛;甘草調和諸藥,且與參芪為伍,以增強益氣之功,用為佐使。諸藥配伍,補益肝腎同時補益氣血,養心安神,以達熄風止顫,養心安神之效。
病案4  帕金森病伴難治性便秘病案一則
     患者張群,男,63歲,以肢體震顫、行動遲緩5年余,加重1年為主訴就診。患者于5年前出現右手顫動,始未介意,后癥狀逐漸加重,影響日常生活,伴倦怠乏力,頭暈不適,腰膝酸軟,二目干澀,視物昏花,曾在當地醫院及北京宣武醫院做相關檢查無異常,按帕金森病給予美多巴早、中、各1/4,后自行停藥,癥狀加重,近2周出現大便艱澀難出,每5日左右一行,自行使用開塞露后,癥狀改善不明顯,平素畏寒怕冷,食欲不振,小便頻,故慕名來馬云枝教授處。既往有冠心病、腦梗塞病史;查體右上肢粗大樣震顫,伴動作遲緩,行動困難,舌暗紅,苔黃膩,脈弦細。西醫診斷:1.帕金森病2.腦梗塞,中醫診斷:顫證——陰虛陽亢。中醫處方:獨活15g 桑寄生15g 杜仲15g 熟地黃15g 當歸15g 炒白芍15g 黨參15g 茯苓15g 細辛3g 川芎15g 煅珍珠母30g 枳實20g 瓜蔞10g,共7劑,水煎服,每日一劑,分兩次溫服。
    按語:便秘是帕金森病患者常見的癥狀,患者大便干結,沒有便意,常4到5天沒有大便,甚則長達十天大便不下,因大便日久不行,出現口臭、煩躁、食欲下降,造成極大的痛苦。《素問·靈蘭秘典論篇》曰:“大腸者傳導之官,變化出焉”,馬老師認為,帕金森病患者便秘屬大腸傳導失常,同時與脾、肝、腎、肺的功能失調密切相關。其病性有實有虛,實證病因有飲食不節,過食辛辣,導致腸胃積熱,大便干結;或抑郁思慮,肝氣郁滯,通降失常,大腸傳導不利。虛證多因年老體虛,氣血陰津虧虛,腸道失潤,傳送無力,而發為虛秘。本例患者即屬“虛秘”范疇。馬老師認為糟粕之物,積存體內,腐敗化毒,為禍甚劇,不可輕視,然而此類患者多因脾胃受損,中州失運,津液化生不足,腸道失于濡潤,大便燥結所致,斷不可用虎狼之藥,峻下蕩滌,徒傷脾胃;應與麻子仁、枳實、當歸、芍藥、瓜蔞,以養陰增液、潤腸通便為佳。加之患者老年男性,肝腎陰精虧虛,陰不制陽,陽亢化風上擾神明,神機失常,另肝在體合筋,肝精不足則筋脈失養,風邪夾虛內擾經絡致肢體強直震顫,故予以獨活為君,辛苦微溫,善治伏風,且性善下行。臣以桑寄生、杜仲、牛膝以補益肝腎而強壯筋骨,且桑寄生兼可祛風濕,牛膝尚能活血以通利肢節筋脈;當歸、川芎、地黃、白芍養血和血,黨參、茯苓、甘草健脾益氣,以上諸藥合用,具有補肝腎、益氣血之功。且白芍與甘草相合,尚能柔肝緩急,以助舒筋。甘草調和諸藥,兼使藥之用。再加以熟地黃滋陰補血;麩炒枳實破氣消積,瓜蔞潤燥滑腸,兩藥合之共奏養陰增液、潤腸通便之效。

掃描二維碼,可用微信閱讀此文章

返回頂部
河南福彩网-Welcome